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208章 书信

作品:抽个美女打江山|作者:浪漫忧伤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9-21 00:02:36|下载:抽个美女打江山TXT下载
  大军调动很难彻底隐藏,当火凤的大军开始在颍川以北陆续集结的时候,就更瞒不住人了,但也托颍川的福,这时候还没人觉得,火凤这是准备对荆州进攻,而是以为要将颍川的控制权彻底收拢。

  几乎所有外来的书生士子都将目光看向了当地氏族,莫看这些人骂这个骂那个骂的好不痛快,当然了,现在也仍旧在骂,只不过心里头其实慌得一批。

  相比之下,颍川的各个氏族却相对淡定的多。

  在他们看来,既然火凤可以任由他们把持掌控颍川一地这么久,那自然是对他们有所顾忌,换言之,哪怕看起来现在火凤大兵压境,实际上应当也是有的谈的,不然的话真要强行武力收复,早这么干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

  出于谁先主动谁就被动的缘故,当地氏族虽没少暗地里集合商议,但一直摆出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,等待火凤那边派人过来商谈。

  等啊等啊,前来商议的使者没等来,反倒是北边的军队集结的越来越多,这一下子,连当地氏族都慌了。他们最大的底牌有两点,一为名望,此点无需多提。第二,则是掌控颍川以来,暗中发展的兵力。

  尤其前些年那么乱,又是天灾又是人祸,有的是生活不下去的流民,除却明面上维持一支维护当地秩序的城防军意外,暗地里的山中,同样养了一波以防万一。

  五千的数字算不得多,但也绝对不算少,若出其不意或死守城池,绝对能发挥不小的作用。再加之明面的城防和各家的护院壮丁,凑齐万五不是问题。

  原本还想着,先前火凤尚只有一万兵马抵达颖川以北的时候,若谈不拢大可打上一场,但现在,怎么打?甚至想当然的以为,各族联合蓄养的兵丁其实已经被火凤得知了,不然如何会兵马集结的越来越多。

  而且看着架势,显然没有和谈之意。

  各氏族之间频频见面商议,而外来的书生们有些坐不住了,除却部分仍在观望,不少人已经选择离去。只是天下虽大,去哪儿却是个问题。

  若真有那能耐,早就奔去金陵博一份功名,再不济萧姽婳那儿也是有科考的。而且此二者的科举又不会像湘州那般彻底变了模样。

  于是少部分人决定咬咬牙去湘州看看,更多的,选择前往黔州尝试投奔黔王萧自在。考虑到黔王实际就是自家推出来的傀儡,那其实和投奔自家没啥区别。或许在周少瑜看来其中少不了庸才,但好歹也是读书认字的,这年头仍旧稀罕,至少将来做个教书先生总没问题。

  原本整日热热闹闹少不得书生畅谈怒骂的场景越来越少,街面上也愈发冷清,物价开始上涨,百姓开始不安,若非还未听闻过火凤的军队有过对平民杀戮劫掠之举,怕是也忍不住要跑了。

  而周少瑜,却是仍旧安逸的待在边家,每日出门闲逛一番,将一切的变化看在眼里。只是这种紧张不安的氛围里悠悠哉哉,很是有那么一些格格不入的既视感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周少瑜方从一处茶楼出来,听了一番他人对于往哪去的分析辩论,还未来得及多走几步,就瞧见唐赛儿赫然出现在身前。

  唐赛儿一瞪眼,扭身迈步,道:“行,那我这就走。”

  “别介!我这不是惊喜过望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么。”周少瑜哪能当真任由人家离开,真这么干以后还要不要过日子了,赶紧伸手拉住。“这不是说话的地方,且随我来。”

  一处周少瑜私下里偷摸摸置办的民居内,周少瑜收拾干净桌椅招呼唐赛儿坐下,又摆出瓜果饮料,这才道:“莫非此次南进火凤交由你负责?”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唐赛儿美滋滋的吃起零嘴,闻言小白眼一翻,道:“我不过初来咋到,若贸然上位,且不说诸人不服,单单将不知兵兵不知将,这仗就没法打,此行乃挂军师祭酒的名头,辅佐火凤左右为将来上位铺路。你不是向来挺聪明的么,怎么这个都没想到。”

  “再聪明也不能每时每刻动脑啊,累不累,反正你我是自家人,直言就是了,何必猜这猜那的。”周少瑜耸耸肩。

  “呸,最后悔就是和你成自家人。”唐赛儿啐了一口。

  “哈哈哈,说的你好像有的选择一样。”周少瑜得瑟,挤眉弄眼。

  “懒得和你争。”唐赛儿自知不会是这无赖的对手,压根就没打算再进一步争论,往怀里一摸,掏出几封书信来。“这里是清照姐姐还有火凤的书信,我没翻看过,你自己看吧,对了,再来一壶西瓜汁。”

  “贪吃吧你就。”说归说,一壶西瓜汁而已,自家妹子当然是舍得的。

  李清照的信并非是从湘州送达的,而是通过大小乔传递,而后由幽州这边抄录寄出,毕竟这边的路线更安全一些,也更清楚周少瑜的位置。

  信有点厚,其实正紧内容没多少,大部分都是各个妹子想要传达的话,其中最肉麻的莫过于朱淑真和刘楚玉的,前者诗词缠绵,后者最是直白。

  周少瑜有点幸福的傻笑,哎呀呀,人生完美!

  李清照特地辗转弄来这么一封信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让周少瑜尽可能下月中旬抵达湘州,原因便是湘州正在筹备一届盛大的文会,诗词文章皆可,而最优的一批,善怀阁将承诺支持其出书立著。而最优者,将成为湘州藏书馆名誉馆长之一,享有一定的特权与便利。

  这等盛会,寻常人可压不住阵脚,哪怕善怀阁也不行。李清照等人固然在大梁已经是公认的才女,其本人更是被称赞为古往今来第一才女,可说穿了仍旧带了一个女字,若以她为首的善怀阁坐镇,不服的人绝对海了去了,绝对不会认可由一群女子主导评判。

  而湘州名士,名声最盛者也就是雅渡居士鹿笙,只是鹿笙在湘州名望地位超然,可出了湘州,虽仍可称名士,但始终还是差了一截。

  总归周少瑜麾下,唯一有资格担任首席评委的,莫过于正在并州泰原城养老的大儒方宏,人家三朝元老又做过丞相,又是公认的大儒,自然是有资格的。可惜晚节不保,被迫投靠过突厥,哪怕经善怀阁洗白,可名望已经大跌。

  那么除了周少瑜自身,也就没有再合适的人选了。

  论身份地位,大梁摄政王足以震慑众人。论才学名望,天下第一才子并非说笑,而是众所皆知。且民间形象极好,公认为贤王、仁义君子,若周少瑜坐镇,哪怕任觉其资历浅了些也不会说啥。

  “邀买人心之举啊。”周少瑜捏了捏下巴,一下子就看出来这次文会背后的意味。

  曾经不办是因为火候不够,小规模的文会也只是湘州一地自娱自乐和积累经验。而现在不一样了,已经被部分读书人视为圣地的湘州府城,大张旗鼓举办文会,又以出书立著为饵,不怕没人来。

  寒窗苦读是为何?除却少部分当真无所求外,无非名利尔。可以说,由善怀阁筹备的文会,充分满足了名这一项要求,只要表现出众,借由善怀阁乃至爱莲阁的渠道,绝对最快速度天下皆知。

  而就算不好名,也会被出书立著所吸引,这还不行?没关系,湘州藏书馆名誉馆长,足以让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学者出动,以他们的年岁见识阅历,没有比无数藏书完全对其开放更吸引的地方了。

  “呵,这是算准了我打算对颍川下手吧。”周少瑜摇头道。

  心里头没说,但不代表没这意思。颍川为何在士林出名?不就是此地的学问的确是最高的存在么,其中不乏天下闻名的大儒大学者,这若是拉几个去湘州做评委,声势顿时高涨几分,也能吸引更多读书人前往湘州,只要有一部分留下来,那就是湘州赚了。

  可惜边家早年家中染疾,曾为颍川书院山长的边家长辈亡故,不然以自己目前和边行远的关系,说服请动一番的可能最大。至于别家,还陌生的紧呢。

  又翻开火凤那封书信,一方面是相邀见面详谈,另一方面是表示周少瑜先前的书信已经收到,她会全力配合,对于自己会背黑锅一事压根不在意。

  或者应当说最起先起事之初还是在意的,读书人的地位向来超然,颍川更是为首要,谁都知道动这里就别想名声好到哪去,骂都是轻的,留笔于史书遗臭万年才是正经。

  可到了现在火凤也想明白了,就算不动颍川,她的名声在将来也别想好。无他,谁让她是胆敢自立登基的存在呢。仅凭此一点,就绝无可能更改。既然动不动的没区别,那还顾忌那么多干嘛。

  且莫说颍川即将成为南征的重要后勤补给点,单单颍川如此人口大郡却不在自己掌控当中就足以让她动手,眼下既然周少瑜想弄走一批人,那正好呗。

  想通这方面,其实还要归功于三国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三国的火热不仅没有褪下去,反而愈演愈热,不仅在读书人当中广为流传,就连百姓也逐渐耳熟能详。

  要知道湘州可是已经被所有戏班子视作圣地的存在,这里有最好的曲子,有最好的剧目,有最好的话本,更有最好的表演者。除却一部分彻底留在湘州之外,更多都是特地遣人常驻湘州,将最近的剧目以及曲子等等传递出来,然后他们依葫芦画瓢于全国各地表演赚取财物。

  知识产权?这可没这说法。

  总之现在的局面,若哪个戏班子一直拿不出新剧目,就别想好好混下去,哪怕辗转换地方都不行,大伙儿口味都逐渐养刁了。

  三国的戏码一出,第一时间就传了出来,没几日就有戏班子于他处上演,或许粗制滥造,但故事总没错,一时间,三国成为从上至下最热门的话题。

  既然是话题,自然就会存在争议,各有各的喜好也有各自的观点。但因为环境风气礼仪传统各方面的因素,哪怕妹子们编修的三国已经尽可能的客观,也仍旧挡不住支持刘备的人最多。

  为何?一句话,汉室宗亲尔。对比之下,其出身最为正统。

  忠孝向来是根本思想,既然时代为汉,那自然汉为正统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哪怕曹操早先于诸侯讨董时最为出力,但其后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举,哪怕描述再客观也被视作了大反派。而割据江东的孙吴,同样不过乱臣贼子。

  唯独刘备不一样,关系再远,那也是汉室宗亲,皇帝公开承认的皇叔,身份就已经摆这了。而且另一方面,人家也很励志,颠沛流离这么久,仍旧为复兴汉室而奋斗,且又有仁君之名,简直完美。

  是以百姓如何看待暂且勿论,反正他们也影响不了史书。而读书人哪怕对其他势力的个人有所好感,但整体上仍旧会支持刘备,这是大义。

  正因为这般,火凤算是看穿了,这意思,反正她都已经是当今天下最大的反派了,有些事做与不做有区别?哪怕放下身段去示好,得多的也不过是羞辱,何苦来哉。除非哪天她彻底得了天下,不然就别想洗白了。

  可是这显然不可能么,高玉瑶和萧姽婳先不提,单单周少瑜这里,火凤就自觉完全扛不住,无论是李秀宁还是杨妙真,随便来一个,即便守住也是元气大伤,离败亡不远。

  可以说,若是没三国启发,指不定火凤还会犹豫犹豫,谁让动颍川就会背天下读书人唾骂,以读书人的特殊地位,基本就可以代表世人,被世人唾骂的感觉绝对不会好,压力山大,可现在么,骂吧骂吧,大不了做一把董贼呗,再骂又咋滴,还不是诸侯联盟也拿着毫无办法。而且再怎么骂,也不能否认人家的确是有本事的,不然谁都不行,唯独他就把持大权了呢?

  当然了,她火凤也没把持皇帝就是了。

  火凤不写这封信,从她集结兵力的举动就不难看出已经同意配合了,只是现在正是回信承诺,周少瑜也彻底松口气,想到人家要因此背口大锅,周少瑜想着,之后定要好生补偿一番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