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两百七十九章,此番入京,只为了却因果

作品:天下第一道长|作者:诸羊黄昏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8-12 10:19:56|下载:天下第一道长TXT下载
  宣告人榜的时候,这些老太太老爷爷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,那表情活像等高考成绩的家长一样。

  比起关心地榜,在座的各位更关心人榜。

  毕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地榜看起来也足够‘高高在上’,不如人榜黄榜那么接地气——至于天榜,那都是顺势扫一眼的,基本就等同于以往国家有多少战斗机航母一类的话题,网络上,或者军事版块的论坛讨论的比较多一些。

  “这一次人榜变动也就大了,有两人被人榜除名...”中年人笑了笑说道:“分别是蜀山白无忌还有佛家的柳城空。”

  “果然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啊。”

  “他们下去了我儿子的排名上升了,嘻嘻嘻...”

  “太好了...太好了...”

  一阵阵喜滋滋的笑声传来,仿佛过年似的——哦不对,这就是过年,如今已近年关。

  此时,系统疑惑道:“他们在狂笑?为何?”

  “因为对于某些人来说,看着人从云端跌落也是一种乐趣。”李果摇头,对这种所谓‘乐趣’表示无法认同。

  然而这时候中年人却是一转攻势,嘿嘿一笑道。

  “这两位人榜魁首已经升入地榜了,当然不在人榜中了,白无忌于蜀山悟出己身之路,一举剑破先天之境,如今‘剑子’当摆脱了‘子’之名,成为当之无愧的‘绝世好剑’,而柳城空也于寒山寺坐而参悟,终参悟得如来正法,也功破先天之境了,传闻当日寒山寺隐有如来佛陀虚影,甚为壮观,这位佛门新晋的年轻人也摆脱了‘佛子’之名,正式拥有法号,名‘空城’。”

  中年人这是有些坏,这话一说,那些原本乐得跟过年似的老太太和老爷爷瞬间跟霜打的茄子似的,如丧考妣。

  不过大部分人也就图一乐呵,谁上人榜谁上地榜问题都不大。

  此时,中年人介绍起地榜来,‘绝世好剑’白无忌荣登地榜33名,‘小如来’空城法师登地榜34名。

  “这一次地榜被除名的有一位...”中年人笑了笑道:“那便是我们的华夏地榜魁首朱子恒了。”

  这些子这些老太太老爷爷们不傻乐呵了,谁知道这货会不会又一转攻势。

  果然,看着眼前的老者们没啥反应后中年人表情有些遗憾,但还是说道。

  “朱子恒荣登天榜,是如今的天榜第十名,前几日我们华夏第一强者朱无现已和他交手过,确定了他已经突破Lv5,并且比一般的Lv5更强,是当之无愧的‘千心剑神’。”

  “同时,地榜还多出了一位新秀,名‘伏魔将军’叶枫,将科学和玄学完美融合起来的存在。”中年人顿了顿说道:“当然,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如今的地榜第二名,‘天外神剑’李果李真人了。”

  “在朱子恒突破的时日,遭遇中东地区的Lv5袭击,却全身而退,并逼得其不得不匿身逃走,以他这个年纪和实力来看,假以时日,说不定能和朱子恒一样,突破Lv5,成为我华夏的顶梁柱...”

  ...

  这中年人说的和之前江恒伟说的大致无异。

  人榜变动,地榜变动,朱子恒突破金丹,还多了一些诸如朱子恒和朱无现交手的信息,两人曾经远远交过一次手,不过结果如何他们不知道,毕竟顶尖的‘核弹’之间的交手,凡人还是退避比较好...

  在巷子的另一边,却是有一人还在倾听这中年人宣告天机榜的变化。

  一身道袍的青年男子,身上的清净出尘味道则更加浓厚。

  李果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由自主的走到这巷道里来了。

  “叶道友。”

  “李道友。”

  李果和叶枫相视一笑——果然同源修仙者和修仙者之间会互相吸引的铁则在作祟。

  “李道友,上次听闻你遭受天榜强人袭击,我甚感担忧,如今见你无事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叶枫微微笑道,身上没一丝烟火气。

  李果发现叶枫和自己的‘入红尘’相比,更加亲近于‘超凡’之道,超脱红尘,斩断一切因果。

  道路无错,皆是人走出来的,李果也不会发表什么意见。

  “用了一些小手段脱逃罢了,不足挂齿。”李果摇头后,表情却是有些认真的说道:“只是没想到你如今居然承了‘伏魔将军’的名号,你又承了一段陶元信的因果。”

  叶枫愣神片刻后,苦笑道。

 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...毕竟是官方给我插的外号啊。”

  “官方插的...”李果沉吟道,这官方是故意的?

  仔细想想,自己的称号也颇有深意所在。

  ‘天外神剑’中的‘天外’二字,当初也是官方定性的,也暗合自己来自斜月观的‘天外’之属。

  究竟是巧合,还是什么...

  “不管如何,我往后行走天下只会以‘莫怨真人’自称,不会使用‘伏魔将军’这一称号。”叶枫开玩笑似的说道:“若是顶着伏魔将军的名号走下去的话,日后我若是真的成了第二个陶元信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  李果没有多说。

  自从叶枫承了陶元信的道承后,他的一切都在朝着陶元信靠近。

  一切因果宛如丝线一般。

  “贫道只是提醒你。”李果顿了顿说道:“切莫成为命运的奴隶。”

  “命运的奴隶吗...”

  叶枫细细咀嚼着这一句话,随后郑重点头道。

  “我会的。”

  李果决定拨开这个话题,随后笑道:“话说叶兄,你来这京城作甚?”

  虽然替身使者...修仙者之间会互相吸引,但也仅限于在一定范围内,叶枫八成是有什么要事才来到这京城的。

  此时,叶枫的双眸之中那出尘的仙味少了一些,多了一些复杂的情感和烟火气,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人而非一个仙。

  “我啊...来这里只为了却因果。”叶枫悠悠叹道:“关于,我肉身姓名的因果...”

  李果愣了愣,明白叶枫为何来到此地了。

  是来寻给予他名字的‘家族’的,那疑似害死了他母亲,又给了他生命的叶家...

  “豪门恩怨啊...”